查看: 679|回复: 1

怀念异国他乡的日子 (原创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1-11 20:24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登录后才可以下载和分享资料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
现在中国的年轻人,刻意追求什么一夜情,似乎没有此经历,就成了火星人。其实这类事情,好像都是随遇而安,或着说,逢场作戏,都差不多。但无论属于哪个case,必须要有酒的鼓舞,和美女的诱惑,才行。没喝酒,胆儿小;女人不美,心不动。

那一年,俺到英国刚读博士,还没有和安娜谈上恋爱,只是刚刚认识。实验室订了一套实验装置,是德国制造。由于主要是俺做实验用,所以,教授就派俺到德国短暂培训,如何使用和修理这套实验装置。德方派两个会说英语的年轻人跟俺合作,一个叫Jakobus,另一个叫Dirk-Uwe,后者是位颇为潇洒的男士,俺这故事吧,就是他帮忙掀开序幕的。

man_01_d.jpg
德国小伙子Dirk-Uwe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Jakobus住在郊外,有个女友,周末都是匆忙驱车回家,而Dirk-Uwe呢,就住在公司南边不远,周末,经常磨磨蹭蹭不走,琢磨着晚上怎么消磨。对了,还没说俺们是在什么地方呢。德国北方的小城市不来梅,大约有60万人口,属于德国10大城市之一。俺们的工作地点,就在城市里,最大的教堂:彼得大教堂南侧,再往前是歌德歌剧院,右边是Weser河。估计熟悉不来梅的网友,很容易辨识出大致方位来。迄今,俺离开这个城市已经多年了,可惜,后来几次到德国开会路过,都没再去看看。话说这个Dirk-Uwe是个独身主义者,对女人不是十分在意,开玩笑时,他总说:“为了10分钟的销魂,就结婚?不值得。”

又到周末了,Dirk-Uwe穿好衣服要走,知道俺一个人不着急回家,就问俺说:“你周末晚上都干什么?不会只看电视吧?”俺还没答话,他又说了:“一起去Disco如何?那儿,可有很多漂亮女孩儿!”千不该,万不该,俺此时不该动心。结果,约好晚上11点见。在什么地方呢?这不来梅的彼得大教堂,偏北,有个圣母教堂,右边是老议会,再右边,就是城市最中心的小广场。这个圣母教堂地面建筑不多,但地下室很大,被改建成了Disco舞厅。

按照Dirk-Uwe的嘱咐,俺“打扮”了一下子:上身浅兰的牛仔衬衣,打深兰领带,黑色皮夹克;下身黑色西装裤子,意大利牛皮腰带,专门换了个牛头形状的大皮带扣;脚上黑皮鞋,却不穿袜子;新理了发,腮帮子刮得铁青。唉,俺那时年轻,28岁,呵呵。Dirk-Uwe早就到了,穿得很讲究。其它,俺不细说了,就说他头型,竟先用定性液整住,发稍还染上了红晕。哈哈。

舞厅里面人很多,座位早就有人了,站着也很挤。舞池里也挤,动作稍微一大,就得撞到人。俺气刚喘匀,找了个舒服一点,且居高临下的地方,站妥。舞灯昏暗,乐声更重,一时不仅舞池里,整个地下大厅,好像都是颤动的。Dirk-Uwe也挤了过来,刚一站定,就往舞池里指:“看!那个女孩儿长得好。”俺定睛一看,果然。体态高挑,上面白短袖绣花衬衣,下着长裙,高跟鞋,跳得好!俺这才知道,在不来梅,周末去Disco,是年轻人的“大事”。要着装打扮,男女都一样。满眼,都是黑西装亮皮鞋的小伙子,不过头发都“整了型”,还有不少像Dirk-Uwe这样头“挂了彩”的。女孩,就更得打扮了,有个居然打扮得一身白,裙子像婚纱似的有点透明。

一会儿,Dirk-Uwe又指给俺说,某位女孩长得美。如此已过了一个多小时,俺站得腿都酸了,Dirk-Uwe说:“你下去跳一个?”

“你呢?你不去?”
“我不喜欢跳。”

俺此时,已经喝了N升啤酒,至少七八大杯子,胆子逐渐放开了。于是,俺单独下场。俺会跳舞,这一点俺毫不吹乎。不过俺的跳舞,却是以往的大学生活环境使然。这个Disco以南美舞蹈为主题,这时伴奏正好是disco旋律。俺因为刚下场,动作幅度比较大,俺个头儿也算比较高大(自我吹嘘),于是,人们就给俺多让了点儿地方(其实因为,大家看俺是个外国人),俺发现德国人,个头高大的比想象的要少一些。

Dirty-Dancing-d.jpg

逐渐地,有女的来挑逗俺了,先在旁边模仿俺的动作,也有把脸凑过来对面挑的。俺奇怪,咋没人笑俺呢?一看原来别人也都忙着呢。抬头看远处,再找Dirk-Uwe,连个人影儿,也看不见了。这时又过来个胆大的,穿着紧紧的牛仔裤,俺此时正乘酒兴,横开着大马步慢抖中段儿 。说时迟,那时快,这女的,居然扭到俺前面,把后背贴过来了。俺开始以为,她一定是这个Disco雇来烘托气氛的,也就没躲避。谁知她得寸进尺,居然把臀也顶过来,找俺的频率。俺酒是喝多了,竟然有点儿冲动。两人一贴,感觉这女的,高低尺寸跟俺还算配套,于是放开姿势,尽得扭曲之妙。刚到好处,音乐停了,灯亮了一些,舞曲换成慢的了。女的转过身来,两人搭肩扶腰,俺才得以细看,眼前这女的可不丑啊:棕发弯眉,大眼睛很好看,鼻子很直。

E_08.jpg

女的也开始看俺了:“你是哪国人?”
“难道看不出是中国人?”
“不像。”

俺知道,俺们中国人里,当年可能还没有俺这么无耻的。

慢慢地,女的把俺往身边拉,靠近了在俺耳边说:“你那儿?还是我那儿?”

俺怔了一下,女的问:“恩?”
“你那儿。”

每当俺后来想起这事儿,俺都自警说,俺自己多傻呀,就这么跟她走了。这丫要是个妓女,更或是个跟人合伙扒光猪的,俺纵有浑身本事,也挡不住人生地不熟啊。

女的性格很急,脱了衣服扔地毯上,见俺还楞着,过来把俺夹克揪下去扔一边,俺受感染了... ...

听在国外生活久了的熟人说,西方男女这事来得急,且姿势悍猛些,就像中国北方的长拳,都是大马长桥,但不持久;而咱们中国呢,则前有序曲,后有余韵,姿态细腻些个,就像南方的咏春拳,小马短桥,得细品趣味... ...

sex-in-the-dark.jpg

俺醒来的时候,天大亮了。左右一看,女的没了,不过发现,俺还是睡在相同的床上,俺长出了一口气。窗帘很厚,缝隙里刺进一缕阳光。地上女人的衣服已经不见了,俺的也整齐搭在椅子背上,靠墙立着一排橱啊柜子的,屋子很干净。俺好像突然清醒了,顿时吃惊起自己的轻率来。一下子蹦起来,像当年军训时,凌晨紧急集合似的,忙穿衣服。正慌乱间,女的从厅里推门进来了。原来她早穿装完毕,短袖的白衬衣,百褶裙,光着脚站在地毯上。一般夜里看女人,较漂亮些。但这女人吧,白天看,反而更文雅迷人,长发披洒,眼睛里没了昨晚的娇媚放荡,而代之以审视和温柔。俺眼里马上浮现出晚上看到的她晒成古铜色的身体,还有臀部遮住阳光留下的洁白,不由抓起了她的手。

她夺出了手,说:“不可以。已经中午了,你该走了。”

外面一片艳阳,路上,俺心里还难舍那丝丝的留恋,但心绪却渐渐地平静了。Dirk-Uwe嘲笑俺,说:“你这个已超过了一夜情,因为你睡到了转天中午。”

都说过去就算了,不知为什么,俺心里老是放不下。不来梅,真是个小去处,一天,俺偶然发现了她工作的地方:在一个储蓄银行的小分号里做出纳,座落在一个不太热闹的街道上。俺回来赶紧跟Dirk-Uwe说了。Dirk-Uwe力劝俺,不要再去找她。不幸的是,俺没听,还是去找了她。原来她也记得俺,最后说,周末晚11时酒吧见。

这个周末来得慢,但还是到了。她早在那里了,一个临街的小酒吧,离她家不远。人虽不像Disco里面拥挤,但也很喧闹,酒气醺人。她坐在柜台前,醉眼惺忪。看俺来了,就跟吧台里的女侍说:“看,这是我今晚的date。”女侍说:“酷!”问俺要什么?俺一看她喝得多了,就说,什么也不要,接着就劝她还是回家好。谁知,屋里有人听见了,大笑:“这小子真是急呀!”谁知她还附和:“你们不知道,他可好着呢。”俺于是低下声来劝。她不耐烦了,把钥匙拿出来,扔给俺:“亲爱的,你先回,我等下就回。”俺吧,因忍受不了那份尴尬,只好手里掂着一串钥匙,出了酒吧。

还是那个门,还是那个厅,然后是睡房,床铺得很整齐,屋子很干净。俺和衣躺在床上等... ...

后来困了,关了台灯睡着了。醒了一次,又睡着了。最后醒了,一看墙上的挂钟,已经快早上六点了。

俺又回到了那个酒吧。人已经不多了,还有三四个人。她,还坐在那儿,眼前放着一杯啤酒,和一堆空的啤酒瓶,... ...
<End>

E_10.jpg

歌曲:李翊君 《萍聚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1-11 21:17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怀念的是啥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